苏伊士运河大塞船通了吗(苏伊士运河大塞船进展)苏伊士运河大塞船最新

2021-03-29 21:08   作者:会员    浏览:0

苏伊士运河“大堵船”事件自发生以后就引来了全球人民的关注,那么现在苏伊士运河大塞船进展怎么样了呢?苏伊士运河大塞船通了吗?下面就跟见闻坊小编来详细了解一下吧!

苏伊士运河大塞船通了吗

据当地媒体报道,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主席当地时间28日称,目前在苏伊士运河中等待通航的船只已达369艘,其中有25艘油轮。现场航拍画面记录下船只在运河中等待通行的震撼一幕。目前,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已提出了三套救助方案,均在同步推进。

卡在埃及苏伊士运河的台湾长荣海运超大型货轮“长赐”号,到26日依然动弹不得,运河内超过160艘船被迫排队等待,造成多年来最严重的航运拥堵之一。在现场10多艘拖船的努力下,当地时间27日,“长赐”号移动17米,多艘拖船都鸣笛庆祝。但运河何时畅通仍未可知。

报道称,德国伯尔纳德·舒尔特船舶管理公司说,它旗下的一艘挂着荷兰国旗的专业拖船(Alp Guard)已经在当地时间28日抵达指定地点。此外,卫星数据显示,另外一艘意大利籍的拖船(Carlo Magno)已经在当地时间28日抵达苏伊士市附近的红海水域,接近指定地点。

苏伊士运河大塞船最新

隶属于日本正荣汽船公司的集装箱货轮“长赐”号在3月23日闯下大祸,根据该公司在3月25日发表的声明,当时“长赐”轮是由于恶劣天气而横在了苏伊士运河中,不过此前有报道说是由于该货船断电后失控,最终导致了货船卡在了河岸边。

从网民在社交媒体上公布的照片上来看,船体横卧在运河中央,船首楔入一岸,而船尾则几乎碰到了另一岸,导致运河双向堵塞断航。

船舶实时位置网站数据显示,这艘船被卡在苏伊士运河南端以北不远处,船头朝东北,船尾朝西南。

尽管埃及方面设法“营救”,但自当地时间周二(3月23日)搁浅至今,货轮仍未“脱身”。至今,数百艘船只或被困在运河上,或挤在入口处等待通关。

这可能是2004年利比里亚籍10万吨油轮搁浅以来,苏伊士运河发生的最严重“堵船”事故。

外界预计,苏伊士运河可能需要几天甚至几周才能恢复畅通。如果货轮无法在数日内脱浅,可能对全球贸易、供应链、航运等产生潜在影响。

苏伊士运河河道为什么不挖宽

一、网上说法:扩宽拓深要花很多钱,意味着过河费涨价

目前苏伊士运河的问题的确是水深不够,当年的船舶为了能通过运河必须造成吃水浅的特种船。然而这类船只在大洋中抗波能力极弱,越大越容易出事故,越大速度和形状正常的船只的差距就会越大。

现在苏伊士运河的过路费已经很贵了,30万美元一次,以一艘5000箱位的货轮为例,单次通行价格大概在30万美元左右,可见这条运河对埃及来说,其经济价值是有多么丰厚啊。

如果埃及人选择再拓宽又得花很多钱,俗话说羊毛出在羊身上,也就是说,这些钱需要从过河费中收回,意味着又要涨价了,如果价格再升高,可能会导致很多船走只好真的走好望角了。

二、回顾历史:苏伊士运河是怎么挖的?

有人问:苏伊士运河可以双向通行吗?这个问题要看时间,在2016年以后是没有问题的,但在2016年以前就很遗憾了。何况该运河竣工于1869年,在那样一个年代,面对即便在今天看来也相当浩大的工程,能够挖出一条单向航道已属不易。

苏伊士运河全长约190公里,北起地中海南岸塞得港,南至红海北岸苏伊士港,由法国公司承建。19世纪50年代,法国驻埃及领事取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特许(那时埃及还是奥斯曼帝国的行省),准予法国在苏伊士地峡开凿一条贯通地中海和红海的运河,事成之后法国公司可以对该运河营运99年,尽管面临的困难前所未有,但潜在的经济利益却是不可估量的。

此前从欧洲进入印度洋的所有船只都必须绕行南非好望角,遥远路途不仅增加航行不确定性,贸易成本也是一项巨大压力。1859年,苏伊士运河正式开工,惊人的工程量需要无数人手,很多当地穷苦的埃及人成为苏伊士运河劳工,而运河公司分配给工人们的劳动量是繁重的,但付给的薪资却极其微薄。

当时卫生条件恶劣,1863年和1865年工地先后爆发伤寒等疾病,工人成批死亡,而运河公司甚至连搬运尸体的人都找不到。在这样情况下,运河依旧在1869年宣布完工,除去许多意想不到的政治和技术问题,单是工程造价就高达1860万镑,超过最初预算两倍多。工程完工后,河面宽度在280米至345米之间,这样的宽度并排放两艘货轮是没有问题的,但如果编队航行的话就存在很大隐患。

因此,鉴于苏伊士运河通行规则,编队发船是唯一选择,即便在复线开通后,船舶通过苏伊士运河时依然是成批编队通过。

具体来说,从地中海前往红海的船队从塞得港编队向南航行,每天两批,耗时在12至14个小时之间;从红海前往地中海的船队从苏伊士港编队,耗时约10个小时左右。运河通过苏伊士运河时必须严格按照运河管理方的安排行进,同时还要向运河持有国缴纳一笔高昂的过路费,在纳赛尔宣布将苏伊士运河收归国有之前,这笔费用由英国和法国收取,此后便落入埃及囊中。

不过2016年后,苏伊士运河东侧再度修建起一条并列的运河,从此双向二车道的轮船可以互不干扰地相向行驶了,可惜好巧不巧,这次被长赐轮堵住的就是单车道部分。

三、既然埃及再度修建,这次被长赐轮堵住的是单车道,为何竟然还没有拓宽?

苏伊士运河开通至今已经经过多轮拓宽、疏浚,不过,由于只有一个航道,它一直没能实现同时双向通行,南下的船只能排队航行到运河中部的抛锚大苦湖等待,等北上的船也来到大苦湖之后,两只船队交汇之后才能继续前进。

2014年,埃及投入巨资对苏伊士运河进行新一轮拓宽,在大苦湖以北的航段平行开凿了一条35公里长的“新苏伊士运河”,大苦湖以北的运河实际上已经实现了双向通行。然而以南的37公里运河并没有开挖新航道,只是对原有航道进行了疏浚,也就是说,大苦湖以北的运河是双车道,以南是拓宽的单车道,好巧不巧,这次被长赐轮堵住的就是单车道部分。

为什么埃及方面当年不把南部那37公里也开挖成双车道呢?

其实还是出于经济效益的考量。2014年动工“新苏伊士运河”(双车道)的时候,苏伊士运河其实还是一个“吃不饱”的状态,这是因为2008到2009年的国际金融危机开始,航运业受到很大冲击,到2014年的时候,苏伊士运河每年通过的船舶数量还是维持了2008年经济危机之前20%水平,而且开挖北段35公里的新航道已经耗费了埃及政府82亿美元的巨资,这笔钱在中国看来不算特别巨大,但对于埃及来说还是比较难受的。

后来,航运业对“双车道”的反应其实也不是特别强烈,因为大家都担心埃及会把这笔建设成本转化成运河通过的费用摊到自己头上。实际上埃及也是这么干的。但涨价也得有个限度,因为苏伊士运河毕竟不是唯一的选择,这也就造成了苏伊士运河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拓宽拓深的真正原因。

总之,苏伊士运河堵塞,受害者肯定逃不掉运河所有者埃及人,2020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收入总计是56.1亿美元,占埃及GPD的大概1/50,比例虽不算亮眼,但运河收入几乎完全计入外汇收入,而埃及当前外汇储备400亿美元左右,故尔苏伊士运河一直被视为埃及外汇收入四驾马车之一,既然没有预先将河道拓宽拓深,如今后悔了吗?

--查看全文--

文章地址:https://m.fajiche.com/toutiao/87073.html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或者影响您阅读体验请惠存该文章链接并联系QQ5733401说明情况,以便我们进行及时删除,谢谢合作!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