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勤什么意思(通勤时间就是在浪费生命)

2021-03-29 08:53   作者:会员

通勤什么意思(通勤时间就是在浪费生命)

你每天花在上班通勤的时间有多少?你是否对此感到深恶痛绝?通勤就是在“浪费生命”吗?心理学家说,或许你没发现通勤时间的价值和意义。

和许多纽约人一样,梅格劳妮每天上下班时都感觉到很大压力,通常情况下,她从皇后区的家到位于华尔街的办公室需要花费一个多小时,而且这个路程要经历三种交通方式:乘坐公共汽车把她的宝贝女儿送到日托所,然后通过拥挤的地铁车厢进入曼哈顿的金融区,最后步行15分钟到办公室。

“这一点都不好玩,”她说,“真是糟透了。”

但随着Covid-19疫情爆发,在家办公几周后,劳妮突然发现自己很想念通勤时间。“这么说很可悲,但这是真的。” “在家工作带来了更大的压力,我需要一直保持运转状态。每天工作持续到晚餐时间,然后在晚饭后接着工作,晚上将孩子哄到床上睡觉之后还要继续工作。生活和工作之间没有隔离,而之前通勤的时间提供了这种精神上的隔离。”

从表面上看劳妮的观点似乎很令人惊讶。大量研究和调查发现,通勤是人们最不喜欢的活动,福特汽车公司的一项研究显示,上班途中的压力比实际工作时,或者是在看牙医时的压力更大。然而当经历了长时间的在家办公后,你或许会意识到,通勤带来的“隔断时间”可能也起着重要的作用?

01 作为工作、生活之间的过渡和缓冲

哈佛商学院教授乔恩•贾奇莫维奇与他人合作进行了一项研究,主要调查了通勤作为家庭和工作之间心理界限的作用。研究显示,日常通勤为人们提供了一个“展望工作”的机会,即通勤给了人们时间和空间来思考即将到来的工作角色。“通过这个过程,员工将注意力百思特网从当前的经历(不管是与通勤有关的想法,还有关于其他社会角色的想法)转移到上班时将会经历的事情上。”

换句话说,通勤就像一个过渡缓冲。从一个角色转换到另一个角色并没有那么容易,如果当你开始工作的同时仍然承担家百思特网庭职责,就会在家庭身份和工作身份之间产生冲突。当这种情况发生时,维持某一种角色需要耗费大量精神资源(如时间、精力和情绪等),意味着另一个角色投入精力的减少。

贾奇莫维奇和他的同事一共进行了三次实地调研,主要问题涉及通勤的距离、工作满意度以及他们在上班途中是否会思考工作相关的内容。研究发现,那些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工作“展望”的员工有更高的工作满意度,并且工作产出有所提升。

02 作为思考问题的时间

在通勤途中进行的思考可能比我们平时工作时还要深刻,即便我们踏上拥挤的公交车或者火车时状态是匆匆忙忙的,通勤时间也可能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挖掘更深层次创造力的机会。

根据全球范围内的调查,上班族的平均通勤时间为38分钟,这些时间可以用来阅读、收听播客和有声读物、玩玩手机上的小游戏。根据《无聊与智慧:如何释放你的创造力》一书作者佐莫罗迪的观点,我们不应该感到无聊才对。

而神经学家的研究成果表明,“无聊”的状态可以激活大脑中与思维游荡有关的一个网络,这个网络有助于产生原创的想法,以及解决问题的思路。通勤让你有时间思考“哦,我真希望我没有在会议上说那句话。明天还有一个会议,也许我会这么说。”你可以去思考要做的事情,并且想办法让它变得更好。

此外,在工作结束后的通勤时间进行思考的效果更好,当你想出一个处理剩菜的好方法,或者是想好了如何让挑剔的孩子愿意吃蔬菜时,大脑就会开始计划晚上的活动。佐莫罗迪说:“这是一种发生在无聊和走神期间的时间旅行。”

03 维持生活的弹性

开车上下班的人也发现了通勤时间多么珍贵。加利福尼亚的临床心理学家詹妮弗维特每天需要从卡百思特网拉巴斯的湖边社区开车到在西洛杉矶的办公室,单程75分钟的路程往往会给她带来一些压力,特别是遇上405号州际公路上交通拥堵的时候。直到疫情中断了她的这种生活。

然而现在维特异常怀念早晨的通勤时光,她可以在汽车里吃早餐、听有声读物或听音乐,车内的蓝牙技术也让她能及时处理电话和短信,就像一个庇护所,帮助她更有效地管理自己的时间。但通勤暂停后,维特感觉自己“正在失去对时间的控制权”。

不过,维特已经为新的工作状态提出了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在家办公时她试图让自己保持以往的时间表,让自己的作息保持在正轨上。她说,一些细微的日常习惯是非常有帮助的,包括设定一天的工作计划,然后按时结束,并给自己一些小奖励。这是心理学“应用行为分析疗法”中的一种自我评估的方法。

对于纽约人拉夫尼来说,日常通勤的暂停也让她失去了一些她之前没有意识到的东西。十多年来,她每天不得不在上下班高峰时间穿梭于纽约的人群中,这让她感到很有弹性。“你在这个城市生活里15年,每天在公共交通上看着奇奇怪怪的事情发生。但突然之间,每天起床,奋力穿过拥挤的人群,处理各种突发情况……这些戏剧性的感觉就这样消失了。”

保持弹性是人们面对逆境时激发的一种积极的适应能力,并且对应着各种不同的技能。而困在家里的时候很难实现这种能力。突然间失去弹性会让你感到不适——它是你日常生活组成部分,你的技能之一,但突然之间消失了。

在没有通勤的情况下,一些人,比如维特,正在想办法通过任务的规划来重新创造生活与工作之间的“隔断时间”,而另外一些人则使用肢体语言来制造仪式感,比如贾奇莫维奇发现在开始一天的工作时穿上工作服,并且在结束工作时脱掉,是很有帮助的。

佐莫罗迪说:“我认为我们正在寻找一些仪式感,以取代通勤时间带给我们的价值。”而在纽约,目前最重要的仪式大概就是每个晚上为正在坚守岗位的人鼓掌。当人们打开自家的窗户或者走上阳台鼓掌时,既是一种宣泄,也意味着夜晚开始的时刻。

特别声明(本站非电商站,不做网上交易):以上内容来源于编辑整理发布,如有不妥之处,请与我方联系删除处理。
--查看全文--

文章地址:https://m.fajiche.com/tuiguang/86585.html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或网友提供,如有侵权或者影响您阅读体验请惠存该文章链接并联系QQ5733401说明情况,以便我们进行及时删除,谢谢合作!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